缺芯危机袭击手机业:供货延迟30周,几十片产能都要抢

2021-03-18 14:45:28 作者: 柠檬豆

一场史诗级别的缺芯危机正在全球上演。


汽车芯片告急、手机芯片极缺、显卡涨价,原材料也面临断供危机——几乎所有用到芯片的产品厂商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。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新冠疫情导致的全球停工停产,正在半导体行业引发巨大的蝴蝶效应。

“每天都要接很多老板的电话要产能,之前说要几千片,之后变成几百片,上周开始变成几十片,可以想见就连几十片的产能都要抢,缺货吃紧程度可见一斑。”台湾力晶集团创始人黄崇仁在一次采访中提起。

终端厂商不得不做好最坏的打算。供应链巨头三星也没能扛住,据台媒报道,三星电子位于美国德克萨斯州奥斯汀的芯片制造工厂长期停产,或将直接导致三星智能手机Note系列可能在2021年暂停更新。

在典型周期性的芯片行业,每一次危机都意味着格局轮换。拿到产能的厂商将成为赢家,而竞争失败者,很有可能已经站立在危险的边缘。

按照目前全球疫情与工厂超负荷的情况,业内最乐观的估计是,此轮缺芯危机最早也要等到明年才能缓解。人人危难之下,供应链安全再次成为焦点话题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产能告急,终端涨价?

高通候任CEO安蒙最近正彻夜难眠。

高通是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芯片供应商。安蒙在近日表示,半导体行业的供应危机已经让他睡不好觉了。而高通的重要客户、小米集团副总裁卢伟冰、realme副总裁徐起等手机厂商高管,也少见地在微博上提起了芯片紧张的状况:“今年芯片太缺了,不是缺,而是极缺。”

由于芯片订单太多,骁龙系列处理器和其它同类产品的供货周期已经延迟到了30周以上,而骁龙888处理器的订单已经排到了9~10个月之后,各大手机厂商的恐慌性的备货则让这一危机更为加剧。除了核心处理器之外,电源类和射频类的器件也普遍存在缺货情况,甚至比核心处理器更甚。

每年3月都是手机厂商新品上市的高峰期。OPPO Find X3系列、vivo S9系列、魅族18系列、一加9系列都将在3月上市。各厂商现有的存货是否能覆盖密集上市的需求,仍是个未知数。

即便如此,手机行业的缺芯情况也整体好于汽车行业。一名台积电大陆员工告诉界面新闻,由于汽车芯片缺货严重,目前台积电等代工厂商都在为其腾挪产能,将手机等客户的订单暂时后置。

汽车芯片是此轮缺芯的重灾区。突如其来的美国德州暴雪与日本地震,导致美、韩、日、欧、中国等地区汽车厂商的缺芯风波加速蔓延。年初,大众、福特、宝马、丰田等不少车企因缺少芯片而被迫停工停产,相继宣布下调产能。

截至目前,全球已有多家半导体产业链公司宣布涨价,其中也包括不少来自中国的企业。士兰微、汇顶科技、华虹半导体等公司先后表示,由于原材料成本持续上涨、资源紧张、采购周期延长,部分产品价格将上调10%~30%不等。

对消费者而言,最担忧的还是终端因此涨价,显卡就是一个典型例子。一名华强北显卡卖家表示,由芯片缺货和挖矿需求猛增带来的显卡涨价已经几近疯狂:“今年显卡都跟镀金似的,装机成本普遍会比往年提高几百甚至上千。”

更多人关注的可能是,这场缺货危机是否会蔓延到手机终端,导致后者涨价?芯谋研究研究总监徐可认为,厂商这边暂时还不太敢涨价,原因是国内手机市场已经进入高度饱和状态,存量市场的份额已经很难守住,厂商更不会轻易尝试调价。

界面新闻走访华强北渠道商及零售店发现,相比起去年末,小米、OV等品牌中热门机型的渠道报价基本都有百元降幅,暂未受到缺芯影响。不过,目前更大的问题是消费者根本买不到手机了——由于元器件库存紧张,包括小米11、红米K40等搭载骁龙888芯片的新机至今仍需要预约抢购。

双重夹击

从去年延续至今的缺芯危机,本质原因还是半导体需求巨大与上游制造厂商产能不足的矛盾。

长期关注半导体领域的投资人倪经纬对界面新闻表示,疫情和贸易战是最直接的刺激因素。疫情最严重的时候,全球电子产品销量急速下跌,不久后便由于居家生活网络需求的暴涨迅速反弹。然而,还没等到供应链为市场反弹做好准备,汽车电子、智能汽车、数字货币等新的行业需求也开始一并井喷,将全球芯片供应链的脆弱完全暴露。

倪经纬补充道,缺芯的另一重原因源于芯片产业结构的独特性。由于芯片制造高度分化又紧密联系,高端制成和上游材料壁垒极高,行业存在大小规模隐形冠军,在产业链具有独特生态位置。在疫情影响下,这类小公司本身扩张意愿和速度都不能快速满足市场需求,进一步加剧了市场缺货的恐慌。

华为遭到美国多轮制裁,也是国内厂商争抢芯片的导火索之一。由于美国对华为的禁令在去年9月15日生效,华为为了供应链和交货安全不得不紧急囤货。一个典型的例子是,台积电上海厂区整个7至8月期间,都在为华为最后一批货加紧赶工,不仅使得部分订单被延后,也让其它终端厂商嗅到了危机。

“Overbooking是目前芯片行业的主旋律,终端大厂的要货基本都超出两倍乃至三倍。一方面是怕重蹈华为覆辙,更主要的还是想加紧抢占华为空出来的市场份额,比如小米的订单就迎来了大幅增长,把之前留给华为的产能占了七八分。”一位供应链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。

与缺芯现状形成鲜明反差的是,近几年国内芯片行业迎来投资建厂热潮,号称要大力扩张产能。但在真正芯片紧缺的当下,却没有提供多少有效产能,反而带来过剩的中低端产能,甚至出现了武汉弘芯这类曾经大揽投资的明星造芯项目,最终停摆、暴雷,被证明是泡沫一场。

“本质还是社会各界对芯片的重视和了解程度不足。”徐可说道,当前的缺芯焦虑对国产替代领域的确是一个机会,但也应警惕芯片行业的不健康“过热”现象。完全自主产业链的建成并非一日之师,资本更需要审慎对待。

行业洗牌,赢家将通吃?

也有人在这场危机中变成赢家。

芯片领域主要有IDM、Foundry、Fabless这三种商业模式。其中,IDM是指从设计到研发全部一手包揽的厂商,比如三星;Fabless只负责芯片设计,比如海思;而Foundry只负责制造、封装或测试的其中一个环节,典型代表是台积电和中芯国际。

在这一轮缺芯潮中,晶圆代工厂商是最赚钱的一方。随着芯片缺货风波愈演愈烈,下游客户纷纷加大了拉货力度,晶圆代工厂商普遍供不应求。据供应链消息,包括台积电、联电、世界先进、力积电等代工厂四季度订单均满载,力积电更是公开表示:“客户对产能的需求已达到恐慌的程度”。

目前产能最紧缺的是8英寸晶圆,这也是汽车厂目前紧急抢夺的领域所在。市场消息是,联电、世界先进、力积电等也都已酝酿涨价,幅度在15%~30%不等。

集邦咨询预测,今年第一季度,包括台积电、三星、中芯国际在内的全球前十大晶圆代工厂商总营收有望实现20%的同比增长率,从而达到历史新高。上述台积电大陆员工对界面新闻表示:“我们的产线就从来没有停过,几乎月月爆单。”

但代工厂同样也有产能不足的烦恼。中芯国际此前就表示,尽管已经一再扩张产能,但仍跟不上客户需求。一般情况下,晶圆代工厂扩产周期在12~24个月,新一轮大规模有效产能的供给预估只会发生在明年二季度以后。有分析师这样形容晶圆代工厂的现状:“一边赚钱,一边担忧产能不足,无法赚更多的钱。”

相比之下,IC设计厂商的苦水可能更多。去年,联发科为了补充上游产能,就已花费14.5亿新台币从佳能、东京威力科创购买光刻机等设备,租借给晶圆代工厂用以提高产能。直接购买制造设备,对于设计厂来说算是一种罕见现象,足见其产能吃紧程度。

像联发科这样的大厂还能购自掏腰包买设备,初创IC设计公司却没这么好过。它们往往由于出货量较少或者支付能力有限,在产业链话语权微弱,无法获得产能,只能用想尽办法保证存活。

一家AI芯片设计初创公司创始人告诉界面新闻,由于下游产能吃紧,等待着他们的有两重困难:一是产品交付周期延长的难题,有公司甚至延长半年不止;二是老客户已经很难满足,今年基本很难再发展新客户。

行业洗牌向来残酷。倪经纬表示,如果缺货持续,有产能的企业可在提价的同时扩大市场占有率,而无产能企业可能将很快遇到现金流问题,继而客户流失,最后倒闭或者被收购,导致整个行业进入强者恒强的局面。这种情况下,中小设计公司最好是考虑灵活产品设计,或者通过与下游客户联动等方式争取产能,等待上游产能逐渐复苏。

不夸张地说,这一轮缺芯缺料危机为全行业敲响了警钟。如果能挺过最艰难的时刻,或许人人都会记住一个教训,供应链安全有时是比产品研发更要紧的事。